「句子」乙辑

收藏

本文最后更新于 <span id="expire-date"></span> 天前,文中部分描述可能已经过时。

找一个情敌比找一个情人还要难

女孩拢头发时斜眼一笑很好看

男孩系球鞋带而抬头说话很好看

冰是睡熟了的水

玄妙的话题在浅白的对答中辱没了

天才是被另一个天才发现的

新买来的家具 像是客人

结伴旅行 比平居更见性情

我不树敌 敌自树

街角的寒风比野地的寒风尤为悲凉

遇事多与自己商量

一个人 随便走几步 性格毕露

恶人闲不住

老于世故 不就是成熟

乏辩才者工谗言

别碰 油漆未干的新贵

彼者 作为遗老不够老 作为遗少不够遗

哲学 到头来表现了哲学家的性格

我不好斗 只好胜

其实孤独感是一种快感
而且很容易维持

好事坏事 过后谈起来都很罗曼蒂克

也有一种淡淡的鱼肚白色的华丽

唐诗下酒 宋词伴茶

怀表比手表性感
胸部也是

信投入邮筒 似乎已到了收信人手里
钱钟书有话说

常见人家在那里庆祝失败

有的书 读了便成文盲

海上的早晨 好大好大的早晨

自身有戾气者 往往不得善终

性格极好 脾气极坏 微斯人吾谁与归

凡倡言雅俗共赏者 结果都落得俗不可耐

爱孩子 尤爱孩子气的成人

从未在梦中吃到美味的东西

我们不会有呼天抢地的快乐

下午总比上午聪明

不知其人观其床

畸恋止于智者

天使不洗碗
天使还不吃饭呢

世上多的是不读孔孟的儒家
不读马克思的……

一声喷嚏见性格
真的

蠢 都是资深的
奈何不过

君子忧道亦忧贫

他爱艺术 艺术不爱他

善而俗 其善出于其俗 不足多慕

十月小阳春 走访旧情人的天气

柔情附丽于侠骨
是你了

僧道不棋 棋机心也

高逸不棋 计无操 徒逞黠智耳

名将不棋 运兵运其心 棋子木石也

毋王 王者相足矣

人在江湖身由己 曲逢周郎弦不误

无审美力者必无情

从前的那个我 如果来找现在的我 会得到很好的款待

十九世纪所寄望的可不是二十世纪那样子

一夜透雨 寒意沁胸 我秋天了

智慧是剑锋 才华是剑气 品德是剑柄

艺术在完成之前什么也不是

行文宜柔静 予素未作掷地金石声想

花已不香了 人装出闻嗅的样子
气味的记忆很难凭空复现。

我少年时 花还都很香 不同的香

精神王国无宫廷政变可言

悲 喜 都含有一点传奇性

相人相骨 且看多少人俗骨牵牵

神祇仙家也要上班值日 那就算了

时代容易把人抛  绿了樱桃  红了芭蕉

黎明  天上几朵嫩云

长文显气度  短句见骨子  不长不短逞风韵
诗一长,便只见努力而不见灵感。

普希金的“秘密日记”大有深意  他自己是不知道的

人类是一种喜欢看戏的动物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只有用颠覆的姿态才能继承

思想家一醉而成诗人 一怒而成舞蹈家

哥儿们聚吃一顿涮羊肉就算赴汤蹈火了

我的存在已经是礼节性的存在

在“桃园三结义”中你演什么角色 我演桃花

忧来无方 但是也有乐不可支呀

岂只是艺术家孤独 艺术品更孤独

读者应是比作者更高明 至少在一刹那间

我之为我 只在异人处

个性强好 已近乎天才了

李商隐白璧微瑕唯在《骄儿》一诗
“当为万户侯,勿守一经帙!”

美国人喜欢色彩 因为美国人不懂色彩
Can’t agree more!

高僧预知死期 狮象亦然

男子从颈到肩的斜度 正是希腊神庙破风的斜度

这也不过是独立苍茫万家灯火的十五分钟

春秋佳日 游客如蝗

风把地上的落叶吹起来 像是补充了一句话

少年人都是毫无准备地发育发情了

我一生没有得到谁的鼓励

矿物是宇宙语言 植物是人间语言

汉玉 品德

翡翠 春心

珍珠 凝思

铜 诚恳

铁 没有幽默感

锡 傭仆

花岗石 非常自信

大理石 静止的倜傥风流

陶器 到此地步 喜出望外

瓷器 中国的死灵魂

漆器 精明能干 体贴忠心

木器 鞠躬尽瘁 朽而后已

竹器 随你怎样弄 它总能保持个性

布 安之若素

绸 自命不凡

缎 屏息的傲气

锦 忙于叙情

绫 轻佻 但还老实

罗 想通了什么似的

纱 装作出世离尘

丝绒 充满自信

羊毛呢 沉着有大志 大志若呢

灯芯绒 永远不过时

卡其 世界是它们的

牛仔裤 亚当本色

石洗蓝布 后来居上 平民的王者相

梯形裤 每代新人都要穿一遍

绝无幽默感的人 是罪人

禽兽交媾不浪漫 哺育期有柔情

提倡幽默 是最不幽默的事

主啊 兄弟得罪我 原谅他七次够了么 主说 已经不是兄弟了

把寄与他人的希望收回来放在自己身上 倒也温馨

行人匆匆 全不知路上发生过的悲欢离合

走在老街上 我不来 街上是没有这些往事的
你未看此花时,此花与汝心同归于寂,你来看此花时,则此花颜色一时明亮起来。

桥 远远望去便有坚定淡漠的使命感

没有第二自然 也没有第二人性

我回过头去对十九世纪说 我们不该是二十世纪

尼采的思想是接得下去的思想

要有多么好的心情才能抵御十一月的阴雨天气

对爱情的绝望 还只是对人性的绝望的悄然一角

春夏秋冬 我不忍说哪个季节最佳

先秦诸子 雅好比喻 固在乎明理 亦私心乐事也

故国市街 人都陌生 一阵阵风全是往前的风

直道相思了无益 且作新狂解旧狂
新狂何处寻?

心之所以沉重 其中立满了墓碑

炽烈爱过 难再爱 陀思妥耶夫斯基说

我贪看青年们的天性在我面前水流花放

方言 比什么都顽强

惊世骇俗 就是在媚俗

练习的时候是你爱艺术 创作的时候是艺术爱你

越是高贵的地方 他越显得高贵

在任何异端的面前 他都是异端

人生可以宽厚 艺术绝对势利

音乐波路壮阔 音乐家旅途贫辛

艺术家凭内心无尽的剧情而创作

必要是不露声色的唯美主义者才可能是朋友

武器之邅递 即人心之邅递

燃烛 独对雕像 夜夜文艺复兴

巫 是人文之始 后来的人文排除了巫而每与巫对立

俗事俗物可耐 俗人不可耐

汉族是有极大可塑性的种族 却也因而被塑坏了

天鹅谈飞行术 麻雀说哪有这么多的讲究

玩物丧志 其志小 志大者玩物养志
玩物丧志除非本就没有志。是丧志了才喜欢沉迷玩物,逃避……

门无风而自开的那种夜晚

我兄弟 你好在有一股豪气一派静气

给他们面子是我自己要面子

冬日市郊小街 暗下来是傍晚 再暗就夜了

孔丘的学生中 我喜欢子路

文艺之神管成功 命运之神管成名

脑吃了一惊 心跳了一下 心为主么
脑子以为心会痛,于是心就真的会痛。

落魄英雄最可爱
部分女生才喜欢吧……我看不得。

食物的香味 它们自己很得意洋洋似的

战争的大命运中尚有各人的小命运

连朝大雪 初霁 鸟叫无力

其实幽默是最不宜黑色的

爱情是天才行为 早已失传了
没有的。

长不大的牛犊一直不怕虎

一次又一次觉得 灵智比肉欲要性感得多

烈风 晴空 水手们的肩背
微雨 月夜 姑娘们的眼眸

思想像拉管 只要不断 越拉越细

衣的翻领是一个重要的表情

智慧是海水 幽默是浪花

金属的亮光 好像是一种不倦的热诚

我保持着一些很好的坏习惯

风情万种的禁欲生涯

墙上藤萝布满新叶 一派春之军威

烛光 静静对谈 他的神色益发俊朗

岁月不饶人 我亦未曾饶过岁月

极讨厌梦里的那个我 白痴似的

即使伟大也是乞丐 即使乞丐也是伟大
不懂

世界上最神秘的是镜子
嗯,最老奸巨猾的就是它。不过镜子还有背面。

文化断层中出现极具前瞻性的返祖现象是可能的

知己一已足 情侣百未阑
既是知己,又做情侣,难道当真很难很难长久吗?

爱情 幻想出来的幻想

每见兵法家在保护自身这一点上忘了韬晦

说大话者惯贪小便宜

人是在等人的时候老下去的

桃花太红李太白 杨公下忌柳下惠

王济癖马 和峤癖钱 杜预癖《左传》 余得钱买马 马上读《左传》

三传中 《左氏春秋》好就好在不传大义微言 特以记事胜千古

夏晚阳台上 美国的风吹给我中国的往事

我之于酒 兴高于量 陶然而不醉
似乎能解释我的酒量……

择友三试 试之以酒 试之以财 试之以同逛博物馆

友谊也有蜜月
人生若只如初见,不单是说男女早期的暧昧

伪善 必要自觉才伪得起来 故尤可恶

人有命和运 那末动物呢

越是现象复杂的事物 本质越简单

滋味最浓的胜 是反败为胜的胜

雾中的丘陵 还未显出青绿 鹧鸪声声 英伦的早晨

在我的文章中 看到“我”字 多半不是我

你的口唇极美 可惜你自己不能吻它

我的情人分两类 草本情人 木本情人

暴徒处死 暴徒的一身壮丽的肌肉是无辜的
可要是把暴徒变成白痴,浪费米饭🍚

乡绅入城 阿狗改名

蒙娜丽莎是达 · 芬奇的自画像 “若为女 当如是”

陶器思无邪 瓷器志竟成

寻耐味人

魏晋人健谈 书简寥寥数行 所以好

雷 风 自然界真是把春天当一回事的

万国兵前草木风

你强 强在你不爱我 我弱 弱在我爱你

花的香是形而上的

我眺望秋的叶林 那末我真是太久不与自然同在了

艺术而不艺术 就什么也不是

艺术是从来也不着急的

善与恶对立吗 善好像与伪善对立

快乐来了 我总是像个病人那样地接待快乐

历史是家教

绝色美貌是看不清看不准看不完的

文章令人拍手 不若令人顿足
诚恳地重重握手

曹雪芹是把自己的性格分给了宝玉黛玉的

幸亏我是艺术家 可以不顾艺术理论
讽刺

树啊 水啊 都很悲伤的  它们忍得住就是了

莫扎特如果不知道自己伟大 怎可能如此伟大呢

圣经旧约有三百多处预言基督的降生 这就害了耶稣

我是读者的读者呀

是你们在那里星光灿烂 我这里总是暗淡寂 寞的

从明亮处想 死 是不再疲劳的意思

果子成熟 不是果子老了

你使我感到分外的满足和虚空

他是什么 他有高深莫测的通俗性

他是一个饱经沧桑的少年人

看人看其头脑 才能 心肠

当不再有肉体时 也就没有疲劳

畏为良相 懒为良医 愿为良民与良人共度 良宵

世上多的是无缘之缘

先忍受 后享受

与其说绝望和希望 不如说有对象的慈悲和无对象的慈悲

纽约纽约 你也老了 我一住二十四年

据说 我们对修佩尔特的赞美还远远不够

我觉得坐在书桌前一如坐在钢琴前

成也是海 败也是海 海是帆船的致命情人

男宗夫如何 须括青未了

找不到理想 可以找个人来寄托你的理想

非君子则小人矣

就此快快乐乐地苦度光阴

倪瓒的“一出声便俗” 他用于一时 我用了 一世

你二十出头了 颈上还有奶花香

伟大的作品等待伟大的读者

现象世界是复色的 观念世界是单色的 好像是这样

感谢你如此诚恳地欺骗了我
*苦笑+

我不是牛 已经是牛排了

相敬如冰

文学是一字一字地救出自己 书法是一笔一笔地救出自己

兵以正合 以奇胜 文以奇胜 以正合

予不嗜甘 而苦尽甘来之甘 嗜之

男男女女  美者未必有美足 故美足尤贵

玫瑰一愿  愿与莫扎特的音乐共存亡

潮平 海水要睡觉了 我儿时是这样想的

轻柔的谈吐 心似深山流泉

眼会疲倦 眉不疲倦

眉是定型而静态的 眉一旦动起来比眼还迷人

现代人车车而车于车了

长途驾车是不人道的

受辱实多者 容易受宠若惊

他们的文学史就是 排排坐吃果果

魏晋风度 不是个智商问题

唐伯虎那种不计怨仇的天性 真是良善到可耻

君不见既成现成的宗教哲学都是极小家气的么

宇宙无人文 奈何以人文释之

人对宇宙 无态度可取无情操可言

由贫穷而构成的一点浪漫 予决不求人苟同

写论文 不要想到你的论敌

春天应该是晴 你说呢

没什么 不过我在想念你罢了

也有不少尚未看过我的书的读者

畴昔人情如远山 淡而见其巅

酒使我陶然 烟使我卓然

强烈的爱 开始会忘了性因素

口才一流 废话百出

眼看他若有神助似的堕落了

噩运好运 都有云里雾里之感

从前教师常罚学生立壁角 这些小小的达摩多可爱

暗暗受苦 默默享乐

忽有谈话的欲望 环顾阒无一人
单排五杀

治安一天天坏下去 王道乐土的瑞士

他有不少开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知心朋友

我怎好意思走近那个少年的我呢 他一定受不了我的善意
会吓跑的。

识时务 不如识俊杰

会当身由己 婉转入江湖

我时常代人回忆

除了高寿而一事无成者 称人瑞岂不羞死
哈哈

也有爱情的门外汉

繁密的雨声 很有作为似的

关塞极天唯鸟道 江湖满地一渔翁

性欲是裸体的 爱情是穿衣裳的

看上去倒不像个骗子 这就是骗子

意味着的中心 比坚持着的中心更有中心作用

淡淡地浓 浓浓地淡 人情味是这样的

植物开完花以后都露着倦意

爱情 要看是谁的爱情

无审美力是绝症 知识学问救不了
不能更赞同!

自己模仿自己 失去了自己

很多事 是我单方面引以为怪的奇事

教会中人只写忏悔录不写回忆录

赌气会产生一种很强的力量

骗子是与你面对面的贼

第一阵凉意 在说 我不是夏尾 我是秋首

夕照 灰瓦顶上一层淡红暗下去了

漫游世界 随时仰见中国的云天

我的自信是可与人共的

艺术是一种爱的行为 爱“爱”的行为
我们爱的是爱情吗?不是吧……

自重 是看得起别人的意思

八尺龙须方锦褥 已凉天气未寒时

君子难近乎 远小人则君子近焉

我习惯于幸灾乐祸地看自己

友谊的蜜月过去了 我常有这种感叹

公园里 坐着看月亮的老女人

吱的一声 蝉被雀子啣住了 我的感觉是蝉

绅士淑女钗光鬓影 我只愿在威尼斯暗夜小巷独步

花香的褪淡消失 是严厉的警告

契诃夫是医生 从不诉说他有病 他妈妈也不知道

我回来了 我将盾牌放在神殿的石阶上

叩门声是很有表情的

等人 总是蠢

我追索人心的深度 却看到了人心的浅薄

礼貌实质是一种俏皮

礼貌 就是意在言外

我最瞧不起少年时期的我 良善到可耻

静的旁边是静

十一月中旬 晴暖如春 明明指的是爱情

才华十倍于你 功力百倍于你 我爱你

畴昔之夜 贵重衣料 保守裁剪 戴一只杀手锏似的独粒头钻戒

世界乱 书桌不乱
好,明天整理书桌!

机智幽默亦无聊 不过其他的更无聊

他们以为警察说的就是警句

那些演唐明皇拿破仑的人 小时候算命都说是要称帝的

有些事我乐观其成 有些事我乐观其不成

仿红楼梦菜目 到兰亭去集会 这就叫文化断层

她慧眼锦口 其作品总有一种落落大方的小家气

能体会到寂寞也是一种戏剧性时 就好

年轻时已能耐寂寞 是我仅有的一点过人之处

绝交养气 失恋励志

我迟去了六十年 英国已不那末英国了

幸亏我没生在唐朝宋代 否则五绝七律长调小令如何得了

负心人负了我之后还会去负别人 我平静下来
什么?负心人还能再负别的野男人?不能忍!

我的情人因自己美得足够故而不计较我的丑
呜呜呜……

监狱的墙上不挂画

美食是偶然的 即兴的 可一而不可再的

钱财如乐器 不谙奏弄亦枉然

精神与财富对立 文化是谁也没有继承权
有道理🤔技术可以封锁,艺术靠个人领悟

先要把别人的不义而富且贵看得如浮云吧

又回家了 回别人的家了

旅馆中的一切陈设 无非告诉你此处非君家

乡愿 艺术之贼也

再好的旅馆也只可小憩不足深眠

通红的炉火与纯青的炉火是谈不投机的

故知人不可苟固守 亦不可徒漂泊

琳琅满目的纪念品 记念一个查无实据的莎士比亚

不由衷的笑 附和性的笑 如此累人

可悲的是眼看友人迷失本性 更可悲的是也许这正是他的本性

艺术的神圣也许就在于容得下种种曲解误解
艺术不在乎

我快乐吗 噢我忍耐着不让自己不快乐

思想可有可无 感觉却是生命

人与世界是感觉着的关系

是那个自以为能永恒的这样一个观念 世世代代欺骗着艺术家

坐听别人说大话夸海口 我有一种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感觉

你草莽 不英雄

我已忍了庄周尼采决不肯忍的东西

庸俗已近恶俗 恶俗就是恶

化蝶后 莫作蛹中态

悄悄地继往开来 何必弄到皇皇的空前绝后

与神学对立 哲学方才出 否则既有今日何必当初

智者生涯 天天愚人节

艺术家凭什么创作 狮虎在黑夜中眼睛发亮

独坐厨房剥豆子 脉脉斜阳 思接千载视通万里

小有才气 反而显得小家子气

天堂地狱之虚妄 在于永乐则无所谓乐 永苦则不觉得苦

越来越觉出无祸便是福的深意来了

杜甫能写到“盗贼本王臣”也真是够高了

在我面前 你永远无过失

每次你来了 我总有大难不死之感

那种宽衣解带脱手表的夜晚

小的罗曼蒂克适宜人性 大的罗曼蒂克要死人的

诗写到极顶好时就成了不白之冤

现实主义充满教条时是最不现实的

美无性别 若有性别则是性不是美

镜子 是上帝意想不到的

小失败 有目共睹 大失败 还以为是成功了
丧事当喜事办,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喜 笑 怒 不骂

李耳之水 庄周之木 耶稣的百合花 巴斯卡的芦苇 康德的星 皆无逻辑可循 却是绝妙的修辞

我喜欢冷冷清清地热闹一番

一切可能 以致一切不可能

换了新浴缸 临入水 有点不好意思

种种神童 就是没有哲学神童

路边的树干上 倚着一根手杖
池畔的青草间 藏着两只小鞋

市桥人不识 相逢月色新

魏晋风度 只在灯火阑珊处

毫无目标地寻找我心爱的东西

远洋轮船甲板上的独来独往

生活最佳状态是冷冷清清地风风火火

谁也不懂天上的星 谁都喜欢看星星

俳句结集 大有火树银花之感

春雨绵绵 有什么难言之隐

该有一篇童话 写单只袜子的哀史

正常的倦意是很享受的

我是悲观主义么 我何止是悲观主义

修辞思维含有极大的游戏性
不认真么?

万念俱灰也是一种超脱

你爱文学 将来文学会爱你
我爱文字,文字不爱我。

清澈的读者便是浓郁的朋友

眼睡了 眉是不睡的

郁李粉桃 这样形容人是很有意思的

留得好记忆 便是永恒

枕头两面都热了 阿赫玛托娃是这样写的

刚拥抱过 我相信 俄顷又忧心忡忡了

英伦阴天 因为是阴天的英伦

十九岁的人 竟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雪吸音 故雪夕异静
虫子冻死,蛇兽冬眠,人也睡得早了。

有一种静 静得像个人 对着我静
那多好呀。

我乐意得“司汤达综合症” 不过是要轻度的

脸笨 眼睛聪明 那就是聪明了

他们是路灯 我是萤火虫

慈悲实出于无奈

我是一个吃苦耐劳的享乐主义者

狂疾 是从失去分寸感开始的

苟日新 又日新 唯牛仔裤而已矣

一连隔着好几条代沟 像梯田

僧来看佛面 我去折梅花

写出一个疑题时 包含着可能有的答案 文学是这样的

“走人”将主体客体混合使用 妙

孟德斯鸠可以从早到晚保持明净的心境

世事凡有胜者 皆胜于策略

杳无一人的游泳池 好像是个错误
不如养鱼。

那种静 好像全是为了我似的静

论及哲学 我总有瓜田李下的顾忌

不到一百年 汉人失落了汉语汉文

贪吃家乡食品 是咀嚼童年呀

似成名非成名 这种状态最佳
须得成竹在胸

微风可爱 微风是神的话语

任何花 含苞欲放时皆具庄严相

诗有法 诗无作法

书房的窗外一株树 文学树

看其思想 不如看其性格

我讨厌肉麻 不过不麻就没有肉了

和光 不同尘

你笑起来的笑 真笑

那些摇摆的树枝 就是我呀就是我呀

微笑与狂笑的区别实在太大了

负心 不奇 奇的是负心之前的一片真心
哼!

你常常美得使我看不清

生与死是不对称的 不可比拟的

读者千千万 作者只一个 怎能面面俱到

尽我一生 所遇皆属无缘之缘

也不过是挥金似土一钱如命地过了这辈子

提前穿夏装的人好像并不坏

一切可能 岂非就是一切不可能

不以成败论爱情

吻 消释了疑虑

不会思想的人的思想是可怕的

荣誉带来愉悦 更多的却是感慨

凡是我看不起的人 我总要多看两眼
???我不。

他平平淡淡地学问好得要命

你的眼率领着你的脸 你的脸率领你的身

可惜的事物其实是可恨 不过说得客气点罢了

思想家 这一称谓好像是取笑 挖苦

没订约 还是希望你别毁约

往往是还未开始爱 爱已过去了

快乐的种类很多 我取彷徨不能成寐的那种

在文字功夫上 又要不拘小节 又要注重细节

文学是动作最小的艺术

他时不时看看密友赠给他的腕表

情爱的觖望 每次不一样 也可说都一样

自杀者都是被杀的

麻木的人都爱说跟着感觉走

与神仙是没有家常可聊的

且入名人录 盖江东父老信度而不信足焉

笑 天赋人权

笑 最后的人权

建筑不许笑 建筑一笑就完了
呼啸

人与自然最融洽相处的是手工业时代

官瘾即奴瘾

小小的床上 睡着伟大的英雄

终于海誓山盟地离了婚

错字是明明白白地错在那里的

坏人说我坏 我感到恢复了名誉

韩非作“郑人买履” 好像是在讽刺汉学家

他呀 尽写些脂粉气十足的道德教训

我有一个花园 这个花园不是我的

写到粗犷处 特别要细腻

溽暑中的都会 雷雨后路面蒸发的气息

上海变了 夜晚衖堂口吹来的风还是这个意思

别忘杰克 · 伦敦 在美国没有人提了

美国人非常钦佩契诃夫 我笑笑

再见

评论

您所在的地区可能无法访问 Disqus 评论系统,请切换网络环境再尝试。